亚马逊仓库员工成立工会努力失败 5800名员工仅700多人支持

4月10日消息,当地时间周五,亚马逊在旗下阿拉巴马州贝塞默(Bessemer)仓库获得了足够多的支持,工人们成立工会的努力遭遇失败,这对希望成立亚马逊首个工会的员工们来说无疑是一个打击。

亚马逊贝塞默仓库中大约有5800名员工有资格投票来决定是否参加零售、批发和百货商店工会(RWDSU),但这次参加投票有3215人。投票结果显示,其中1798票反对参加该工会,只有738票赞成。

为了击败工会,亚马逊只需要获得1608张选票,或占50%多一点的选票。不过,这次投票结果仍然需要得到国家劳动关系委员会(NLRB)的正式认证。

RWDSU表示,它计划挑战该选举结果,打算就亚马逊的选举行为和一些不公平的劳工行为,向NLRB提出反对意见。该工会还称,“亚马逊干涉了其阿拉巴马州员工在自由和公平的选举中投票的权利。”

亚马逊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工会有关亚马逊赢得这次选举是因为员工受到恐吓的说法,根本没有事实依据。”

这次投票结果公布后,RWDSU和亚马逊都举行了新闻发布会,贝塞默仓库的员工出席。

工会对亚马逊的指责,很可能会引发一场旷日持久的法律斗争,焦点将围绕亚马逊是否从事了反工会的行为,是否阻碍了公平选举。RWDSU表示,它准备向NLRB提交证据,以支持有关亚马逊违反劳动法的投诉。

媒体报道称,这次投票如果让亚马逊阿拉巴马州贝塞默员工成立工会,那么员工们与亚马逊就薪酬和福利等事务进行谈判时,就会具有更大的力量,从而能够取得更好的劳动条件改善。(天门山)

背景介绍:

“矿泉水瓶解决内急”惹众怒,亚马逊员工抗争

(观察者网讯)“亚马逊就是在测试人作为一种‘技术工具’的极限。”

最近,一则亚马逊公司要求员工用矿泉水瓶解决内急的爆料,引发美国舆论激烈争议。美国社会开始关注亚马逊公司对员工的控制和“血汗工厂”般的压榨,工人和媒体不断披露亚马逊公司压迫员工的内情。

美媒注意到,长期积累的矛盾已经引发了亚马逊员工的反抗。据《纽约时报》3月29日报道,美国阿拉巴马州近6000名亚马逊员工已经参与了一场投票,这将决定他们是否能成立工会争取权利。如果这些员工能够取得成功,他们将在亚马逊公司内建立首个工会。

4月5日,《纽约时报》再次发文指出,亚马逊在公司理念的推动下,一直在变着法子降低劳动力成本、提高生产率,试图控制员工的每一分钟。这种“控制文化”对企业和股东而言有利可图,但无疑与员工的利益存在冲突。亚马逊员工组建工会的努力表明,这些工人已经开始争取自己的发言权。

“亚马逊的劳工争端:冲突与控制的日子”,《纽约时报》4月5日报道截图

导火索:亚马逊公司要求基层员工用矿泉水瓶解决内急

事情的起因是3月25日威斯康星州民主党众议员马克·波坎(Mark Pocan)和亚马逊公司的两条推文。

当天,波坎发表了一条推文批评亚马逊公司的工作环境,指责该公司让员工用水瓶解决内急:“当你解散工会并让工人用水瓶解决内急时,向工人支付每小时15美元的工资并不能让你成为一个进步的工作场所。”

亚马逊公司第一时间则“反驳”了这一说法,其官方账号回应称:“你不会真的相信用水瓶解决内急的事吧。如果这是真的,就没人会为我们工作了。我们在全球拥有超过100万名出色的员工,他们为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从第一天起就有很高的工资和医疗保障。”

波坎与亚马逊官方3月25日推文截图

然而,亚马逊的“辟谣”很快就“翻车”了,据科技媒体The Verge报道,许多曾经或仍在亚马逊工作的员工纷纷用自己的亲身经历驳斥公司的说法,一些记者也列举自己的采访经历证明员工们的说法,一些人甚至放出“尿瓶”的照片直接用事实“打脸”。

新闻网站“The Intercept”随后更是发布了一篇调查报告,详尽地整理了多名亚马逊员工的自述。这篇报告指出,为了完成严苛的工作指标、保住工作,许多亚马逊员工不得不用矿泉水瓶等手段解决内急,这类事情主要发生在货车司机和仓库员工身上。亚马逊公司甚至还曾下发文件,明令要求司机不得将“尿瓶”留在货车上。

“The Intercept”文章截图

面对舆论批评,亚马逊公司最后不得不承认错误,就其不实“辟谣”道歉。然而,亚马逊公司在道歉声明中仍为自己辩解,称因为“交通原因或公共厕所数量不足才导致司机很难找到厕所”。有美媒批评称,亚马逊的道歉实际上根本不承认自己有错,毫无诚意。

事实上,有关亚马逊员工如厕受到限制的爆料,最早可以追溯到2009年。当时就有仓库员工向美媒反映,亚马逊公司人力部门告诉他不能在上班时间上厕所,“否则就会受到处分”,因为他在上厕所的时候“拿了工资却没工作”。

2012年和2014年,亚马逊总部所在的华盛顿州劳动与产业部又先后接到员工投诉,称亚马逊公司设置的厕所数量太少,且严格规定员工“上厕所、取水、打电话”的时间。该州监管机构的执法文件也显示,过去十多年里人们一直都在质疑亚马逊在西雅图的总部是否有足够的厕所。这些问题始终没有得到关注和解决。

员工忍无可忍,投票组建工会

虽然“矿泉水瓶解决内急”的问题成为了此次矛盾的“导火索”,但这其实仅仅只是亚马逊公司众多压迫行为的一环。

据美媒报道,今年2月,一位名叫洛维尼娅·斯科特(Lovenia Scott)员工对亚马逊公司提起诉讼,指控亚马逊安排高额工作指标,剥夺员工的休息时间。斯科特目前正在寻求集体诉讼。

3月,加州一名劳工专员又曝光,南加州718名为亚马逊公司一家承包商工作的司机被拖欠500万美元工资。公司只向他们提供10个小时工作的工资,但工作指标往往要求这些司机一天工作11小时,还得在休息日工作。

激烈的舆论争议使得美国社会开始关注亚马逊员工的处境,和他们对公司控制的反抗。美媒注意到,美国阿拉巴马州贝赛默尔物流中心的员工已经举行一场投票,根据最终结果,将决定这些工人是否能够成立工会。

这些对亚马逊公司忍无可忍的员工自去年12月就开始了反抗。当时该物流中心超过2000名亚马逊工人签字要求举行投票,决定是否要成立工会。经美国劳工委员会认定,这一数字表明员工有足够的兴趣发起投票。

亚马逊公司认为应举行现场投票,但美国政府的劳工监管机构认为在疫情中组织现场投票太过冒险。最终经过协调,亚马逊员工于今年2月收到了选票。

3月,亚马逊员工及美国民众举行集会呼吁支持工会(视频截图)

共有超过6000名亚马逊员工参与这次投票。目前,美国劳工监管机构正在整理、清点票数,结果最快将在本周公布。

《纽约时报》称,如果这些员工能够取得成功并站稳脚跟,他们将会在亚马逊公司建立起首个工会。亚马逊公司作为美国第二大私营雇主,这同时也将极大地提振美国的劳工运动。

但报道也指出,如果建立工会的努力最后失败,其影响将是沉重的。劳工组织者将不得不重新考虑其总体战略,这可能还会让亚马逊公司确信自己的方法是有效的。

“他们关心的是控制工人的身体和每一分钟”

在回应阿拉巴马州员工投票成立工会的问题时,亚马逊公司试图用“高薪”来为自己的行为辩解,他们强调公司给员工的起薪是每小时15.3美元,为联邦最低工资的两倍。

但在前亚马逊员工斯宾塞·考克斯(Spencer Cox)看来,亚马逊的说法并不能解释他们压榨员工的行为。

“亚马逊正在恢复传统零售行业的模式,从一种传统上对体力要求不高、有较多休息时间的工厂,转变称一种永不停歇的工厂。”考克斯说,“对于亚马逊来说,这不是钱的问题。他们关心的是控制工人的身体和每一分钟。”

《纽约时报》5日则发文分析称,亚马逊公司的做法无疑与其理念一脉相承。亚马逊奉行的是一种被称为“Day 1”的理念,它强调“大胆下注”、“持续关注客户”、“创造长期利润”。

根据亚马逊网站的介绍,这个理念最早由亚马逊CEO杰弗里·贝佐斯提出。在福布斯近期公布的2021年亿万富豪榜上,贝佐斯以1770亿美元的资产再次位居榜首,他已连续四年占据全球首富位置。

亚马逊公司的“Day 1”理念,亚马逊官网截图

在“Day 1”理念的推动下,亚马逊变本加厉地追求降低劳动力成本,同时提高生产率。这对于股东而言有利可图,但从工人的角度来看,就不是好事了。以那些在仓库做体力活的亚马逊员工为核心,越多越多的员工开始认为,公司正在逼迫他们“超出自己的极限”,用他们的健康冒险。员工们更希望能过上一个更加温和的“Day 2”。

但亚马逊高层早就明确拒绝做出让步,甚至还曾声称“Day 2只会招致死亡”,对员工的控制似乎已经成为这家企业的核心。文章指出,公司想要一直追逐其利益、维持对员工的控制,其与工人之间的矛盾必然会日益加深,阿拉巴马州员工要求组建工会的诉求无疑是双方冲突的体现。

“我相信,有许多员工都因为上厕所丢掉了工作。但有人或许会问,你能忍到休息时间吗?”一位名叫约翰·伯格特(John Burgett)的前亚马逊员工评价道,“亚马逊就是在测试人作为一种‘技术工具’的极限。”

(责任编辑:王凤枝_NT2541)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